Done in the Dark - Lamar Odom 談他幾乎因吸毒毀去人生到重生的過程(下)

繼續前篇未完的翻譯。

以下為原文翻譯

幾乎就在同時,我的祖母過世了。在那段短短的時間內,我還失去了很多的家人。每當我吸食古柯鹼,我覺得非常舒暢,不再這麼焦慮,不再想起那些傷痛,也不會意識到死亡。所以我越吸越兇,不過當時還在控制之下,並不是一個日常的行為。

然後,大概過了兩年,我接到了一通改變一生的電話。那是 2006 年的夏天,我一整晚都在外面開趴,還沒有回家。

當時我兒子 Jayden 只有 6 個月大,還在嬰兒床上,我本應該在家裡陪著他的,但是我並沒有。一大清早,我接到來自他媽媽的一通電話,電話裡的她語氣很恐慌,我告訴她:「嘿,冷靜點,發生什麼事了?」她回道:『Jaylen......他醒不過來。』我問:「他沒有醒過來?」她接著回:『對,救護車來了,醫護人員正在把他帶走。』

我當時在曼哈頓,不得不一路驅車趕往長島。當我終於到達醫院,醫生只是告訴我:『他沒有反應了』,換句話說:『他走了。』

我回道:『死了?你在講什麼?我不久前才見過他,死了?』

兄弟,我兒子很活潑,非常的有生命力。每當我走進房間,他都會......看著我,然後把眼神停留在我身上。當然,他還不會說話,但就是一直看著我。他會經常用眼神和我溝通——讓我知道他其實明白我們之間的關係,就像是:「喔,那是我爸。怎麼啦,老爸?」

不久前我才見過他,死了?這他媽怎麼可能?他怎麼可能就這樣過世了?

我走進了醫院的房間……當時他母親臉上的傷痛,我將永遠都無法忘記。她是如此不願相信這件事已經發生。

六個月大的孩子,就這樣過世了。

如果他活到現在應該已經 11 歲了。

Lamar Odom 談吸毒後重生的心路歷程5

我過去常想著,如果他還活著會長成什麼樣子。實際上,我現在仍天天都想起他。醫生告訴我們死因是嬰兒猝死綜合症,這病名聽起來像是醫生隨口說出來的。沒有其他解釋或著答案,就像是人過世了無可挽回了,你只能接受他,並繼續活下去。

我想我大概是自那時起,開始讓毒品搞亂這一切。甚至在潛意識裡,你都不知道自己幹了些什麼。我猜,可能我潛意識裡就是想藉由讓自己成癮來渡過這些創傷。

相較其他毒品,吸食古柯鹼會讓情緒有更大的起伏,就像做雲霄飛車,你飛上雲端,然後你墜入谷底。高潮、低潮、高潮、低潮。經歷過這些後,你會為自己感到羞恥,接著想到一切不該這麼做的理由,然後惡性循環又再度開始。

那是大部分人都無法理解的情況,任何像我一樣身處充斥著毒品、環境複雜的人,才會理解這樣的循環。跟女人亂搞、背著老婆偷吃、幹一堆蠢事、該休息的時候在外面鬼混,整個晚上吸古柯鹼。那些心跳加速的夜晚,那些知道自己可以不要這麼蠢的時候,那些正在坐雲霄飛車的時候。

嘿,老兄,你真以為我不知羞恥嗎?你以為我瞎了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麼嗎?不,其實我都知道。但是丟臉......傷痛,這些都是構成循環的一部分。我的腦袋壞掉了,時間不斷的流逝,我進入了而立之年,我的籃球職業生涯改變了,所有的事情跟著失去了控制。

當我差不多 32、33 歲時,我整天只想吸毒 high 一下,就只是這樣,吸毒 high 一下,然後彷彿把一切都埋在了黑暗之中。

Lamar Odom 談吸毒後重生的心路歷程6

我人生中最黑暗的境地大概是有一次我在汽車旅館跟一個女人一起 high,當時的老婆走了進來。這應該是我人生的谷底。

首先我在一家汽車旅館。

一家汽車旅館。

我可是百萬大富翁。我從皇后區牙買加社群裡爬了上來,還贏了兩個冠軍。而當時的我正在一家汽車旅館,和隨便什麼人一起吸古柯鹼。當時我只想和這女的一起 high,而且沒有其他容身之處,我總不能帶她回家吧。你知道的,我當時就是個沒品味的保險套(scumbag),沒有別的理由、沒有藉口,也沒瞎說,這就是真相。

性和我的嗜好讓我走在你絕對不想經歷的失敗道路上。很多優秀的人對這方面也很無知,同樣的愚蠢。很多年輕小伙子聽到我的故事,認為這些事絕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。他們認為自己是無敵的。

兄弟,沒有人是無敵的,現實中沒有人能免受傷痛。

你知道,我叔叔 Mike 是賴克斯島(Riker’s Island)上的一名獄警。他是個頑強的混蛋。我國中時,他常常掀起他的襯衫然後表現的就像,「你覺得你很屌?來,用力打我一拳,用盡全力啊!」

然後,我真的全力搥他了,但他像是一點感覺都沒有。

過去島上的警衛和工作人員大概一個月會舉辦一次家庭日,我叔叔常常會帶我去。我總是對囚犯們感到好奇,因為某方面來說他們是真正的天才。Mike 叔叔會把我帶到某個收藏武器的房間,那裡有所有囚犯們製作出來而被沒收的武器。比方說,你給這些傢伙一個牙籤,他們會找到一種方法把他變成另一種武器,他們會從廁所或鬧鐘中取出零件,並將其磨成刀柄。

依然記得當我看過他們做這些事時,我就已經意識到,這些人聰明的誇張,有些大哥的智商甚至可以成為工程師,他們是怎麼把自己搞進這裡的?!

我告誡自己千萬別把自己弄進監獄,我絕不會把人生變得那麼混亂。

但當時的我明白些什麼呢?生活永遠比你想像的更加困難。

當你是一位吸毒狗,你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性。在這之前,我從沒想過我有可能會因為吸毒而死掉,也從沒想過會昏迷不醒。我甚至不認為自己有問題。但有一天,我從病床上醒來,嘴裡還插滿著管子 -- 才發現這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
醫生告訴我醒過來之前,我的小孩曾來探望過我,這消息讓我傷透了心,因為我在我媽病死的床上也看過類似的場景,滿嘴都插著管子。

唯一讓我有動力繼續前進的是我的孩子們。過去,我一生都扮演著強壯大個的角色,所以任何時候讓我的孩子們看到我脆弱的模樣,都會讓我很難受——甚至是現在談到這些也是。

Lamar Odom 談吸毒後重生的心路歷程7

我的兒子 Lamar Jr. 已經 16 歲了,他很內向也很喜歡籃球,和我簡直像是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。只不過他更帥一點。

我的女兒 Destiny 已經 18 歲了,她既漂亮又聰明,也不會去做一些鳥事。當我恢復到能夠講話時,她直白的對我說:『老爸,你需要控制好自己,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。』

所以我去了勒戒所,在勒戒的過程中學著接受一切。我一直是個很焦慮的人,我整個人生都在煩惱著。但我學著釋放它們,或著至少我試著學習這麼做。

我的孩子們甚至還陪同我參加了幾次座談會,這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,因為他們也經由這樣的經驗不再那麼緊繃,然後他們還告訴我,我的毒癮對他們有什麼影響。

在一次座談會結束之後,我的女兒告訴我:『座談會的體驗很不錯,但我希望你再也不需要來這裡了。』

我現在很清醒,但這是日復一日、長期的戰鬥。我明白我有毒癮,我永遠都會有毒癮,毒癮永遠不會離開,我的意思是我現在就想透過吸毒來達到高潮,但我明白,如果我這輩子還想和我的孩子在一起,就不能這麼做。

你知道嗎?最瘋狂的是當我住院,連下床走路也不行時,所有的人包括許久未曾謀面的人都來看我了。一些老隊友們,Kobe 也來了,我收到一堆簡訊。寫著類似:『嘿,老兄,新聞都說你掛了,很高興你還活著。』的話語。

這一切某種程度上讓我想起了自己是誰,還有我的存在對其他人的意義。

我和死亡握了握手,但是你知道嗎?人是無法死而復生的,即便我的喪禮可能很棒,能讓許久失連的的人有機會相見,但我想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Lamar Odom 談吸毒後重生的心路歷程8

我還有我的孩子們在身邊,我人也還好好活著,而且其實還蠻他媽帥的。

在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之後,現在我只想有一塊立足之地,一塊小小的立足之地,能讓我不用那麼擔憂。

每天早上起床,我會看著相同的照片。

有那些已經逝去的人的照片:我的母親、我的祖母、我的兒子 Jayden,我最好的朋友 Jamie。也有那些還活著的人。還有我兩個可愛的孩子。

我會花上幾分鐘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臉龐,這會提醒我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子的。我感受到溫暖,我感受到能量,我感受到愛,這些能讓我撐過美一天。

就像是吃了維他命一般。


 

You may also like..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