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心出發 - Ronny Turiaf 談心臟開刀的故事(下)

ronny-turiaf-shares-his-heart-surgery-bCover

這篇就不多說了,接續上篇翻譯,繼續翻譯 Ronny Turiaf 在 The Players' Tribune 球員寫作網站分享心臟開刀的故事 – 「Heart「 。

以下為原文翻譯

手術完成數週後,我去見了 Fred Hoiberg(前 NBA 球員),他比我早幾個禮拜經歷主動脈增大(enlarged aorta)手術,他已經經歷過我所將要面對的任何事情,他成為了我精神上的支柱,告訴我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。與他交談對我非常有意義,當參與了心臟手術並開始復健後,心中無時無刻會產生沒來由的恐懼,有太多需要去瞭解與擔憂的情況,故和 Fred 的交談每次都像是無價之寶。

這也是為什麼 2013 年我加入灰狼時,選擇了 Fred Hoiberg 的號碼。只要有可能,我總是選擇穿 21 號,但出於對 Kevin Garnett(還沒但註定在灰狼退休 21 號球衣)的尊重,我選擇不去碰 21 號。當時的設備經理 Clayton Wilson 提了一個我們都覺得很棒的意見,讓我穿上 32 號來彰顯 Fred 的貢獻。這當然是對一位曾為灰狼打過球,且對明尼蘇達群體有卓越貢獻的球員致敬的好辦法!

手術後三個月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,從那時開始我可以進行負重訓練;手術後四個月,我就重新站上球場(做一些簡單的練習)了,沒用了多少時間,我可以真正的打球了。後來,我在 Gonzaga 大學訓練時,挨了 J.P. Batista  一下,啪一聲,沒什麼問題。當我回到湖人隊時,碰撞來到了另一個等級,出於防護需要,我總是會在胸前戴上一個塑膠製模具,但 Kwame Brown 實在太壯了,一次碰撞中他撞向了我連代把護具撞壞了,所有人都傻眼了,然後我看著目瞪口呆的他們說:「我沒事啦!」

精神上,那天對我意義重大。要是我的胸膛能承受那隻跟恐龍一樣的怪獸一擊,我想我沒什麼問題。

但我還是想實際參與比賽,每次我躍躍欲試時,Phil Jackson 總會對我吼到:「Ronny,離我的球場遠一點!」。這並非因為我是新秀,且對他來說新秀就像是「比鯨魚糞便更不重要」的存在,而是因為 Phil 擔心我的狀況,想用無形的圍牆避免我受到傷害。

終於,機會來了!

2006 年 2 月 8 號,在休士頓迎戰火箭隊,比賽剩下一分鐘左右,Phil Jackson 教練看著我,吼道:「Ronny?你想打球嗎?」我回道:「太他媽想了!」

比賽中的一切比練習時都快上許多,但我根本不在意,因為我終於在 NBA 打球啦!我聽到的第一個祝賀聲來自 Lamar Odom,他說「嘿,你得到機會啦,爽喔!」每個人都朝我身上跳過來,到我死前我都會永遠記住這一天。

ronny-turiaf-shares-his-heart-surgery-b1.jpg

儘管如此,直到我已經在場上感到很適應了,我還是花了一段時間才讓人們看見我手術後的傷疤。不開玩笑的說:我看起來就像是被剝開過的龍蝦,傷疤上曾有用於縫合的鏈線,傷疤在我的皮膚上非常顯眼,而且我的胸肌有一點歪斜,但我現在已經習慣它的存在了。最近,我在書刊上的寫真還露出這個傷疤。如果我到沙灘或游泳池,我會很驕傲的「戴著」這個疤痕,我覺得這很酷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我就像一個角鬥士,一隻為了族群戰鬥的雄獅,而且始終挺立著。

我的心臟手術好像昨天才發生,但我已經很榮幸的和這世代最厲害的一群球員打過球了。Kobe Bryant、LeBron James 和 Carmelo Anthony。Dwyane Wade、Chris Bosh、Chauncey Billups 以及 Pau Gasol。還有那些教練們,從禪師到 Don Nelson 再到 Rick Adelman。還包括了最佳進攻教練之一的 Mike D'Antoni,也別忘了 Erik Spoelstra 曾讓 LeBron James、Dwyane Wade 和 Chris Bosh 整合在一起,老天,你在跟我開玩笑嗎?

ronny-turiaf-shares-his-heart-surgery-b2.jpg

當我回顧過去十年,我會將它視作一次自我發現的旅程。我喜歡遊牧般的生活方式,享受每一段不同的經歷,探索生命中的無限可能,這段過程實在有趣極了!Martin Lawrence(好萊塢明星)有句話說的好:「暢享人生,直到你不行為止。」(Live this life until the wheels fall off.)

而我正這麼做著!

我不希望心臟手術為我的人生劃下界線,但我利用心臟手樹帶來的黑暗面豐富的我的人生經歷。我感謝籃球能讓我去接觸到更多生命,透過籃球,我創辦了「Heart To Heart 基金會」(The Ronny Turiaf Heart to Heart Foundation,他在 2009 年創辦,為沒能力負擔醫療費用的孩童提供醫療援助)。

Fred Hoiberg 曾是我的導師,而後我又向經歷類似挑戰的球員們像是 Jeff Green、Etan Thomas、Chuck Hayes 和 Channing Frye 伸出援手。我現在喜歡大家把我當成是經歷過心臟手術而有美好人生的人,如果我的經驗能為任何人帶來幫助,我會感到無比開心。 

十年了,心臟手術成為我人生的過眼雲煙,但他和我的人生的確息息相關,他真的重新定義了我的生活方式和每一天,他將我塑造成了這樣的一個人。我的人生由不同篇章整合而成,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下一章會帶我去哪裡吧!

(全文完)

 最後,透過 Turiaf 的 highlights 來回憶一下在湖人的他曾經有多麼可愛~

 

You may also like...

Top